网上龙虎斗正规平台

【中国梦 电机美】嗅着菊香 几行七录 记中德智能制造学院郭正毅老师

【中国梦 电机美】嗅着菊香 几行七录 记中德智能制造学院郭正毅老师

到了六月,宁静中透着燥热,露珠在河边不知名的草叶上闪闪发光,海风散过窗际桌边的几页草纸,胡乱的拍打在有些老旧、却不似停下的钢笔上。街上是铁青着脸的柏油路,楼中昏暗的灯光下三两困倦的人,郭正毅老师轻舒了口气,撇开了几丝疲倦。忙碌的校园乏有什么热烈的场面,却也有着几丝紧张的鼻息,相比鲁迅笔下的三味书屋,却也不错。

相比街上清爽的海风,中德智能制造学院教学楼里于此学习风潮中,各色的装饰也稍显肃穆,似那七录斋,德语的学习总少不了不厌其烦的重复,熟能生巧嘛。楼道中是静的,静到可以听到脚步声的回音,或驻足细听,或也能听到间断的不太标准的普通话,当然也可以说是有德语味道的。像这样一个环境,记得第一次见郭老师至现在,一直是这样。清早到夜晚,郭老师绷着紧张的脸,也少不了写着,看着,说着,走着,老成的双腿总不消停。

郭正毅老师中等的个子,头发短而稀疏,胡须总留着胡茬的长度,厚实的眼镜片后一双精致的眼睛,无光却有神,似透着些许乏累,却也透着自信。整齐的衬衫,酷爱偏离正装的运动鞋,稍显不修边幅,这让我想到了寿镜吾老先生,当然这源于严厉。我作为郭老师的学生,对他也有些粗略的了解。我这才回忆到大约是星期四,源于将要到来的德语四级考试,于我们这一面看起来要有额外的课程,而于他那一面看起来,是分内之事,是必为之事。还记得三味书屋后园子里的腊梅,二十四番花信风,一候是梅花,开的最早,学生们也常笑说:“你这个晚了,下一次要早点的啊!”郭老师对于早格外推崇,欲勤先早嘛,其实此刻便也如同置身毛泽东的菊香书屋,抛开僵硬的复读,用一些兴致,摆一些态度,一天虽久也过的有意义些。当然,郭老师人如其名,品行方正,严谨认真,同时也讽刺了我对老师的一概印象,亦刚亦柔,不能缺少学业上的奋斗,也不可乏紧张中的可爱之处。

于常人说,答疑总是老师额外之事。却也会发现无论何时,甚至夜晚,郭老师办公室里总有佝偻的身影,柔和的灯光奋力的切割着空间,窗内外好似两个世界。不过若你打破这份寂静,一踏足门槛,迎过来的总是眯着的眼睛,咧开的嘴,心里不免一暖。不由想起藤野先生,对教育的热衷,对学生的一视同仁,影响了身处日本的鲁迅。于我来说,教师之责不仅育人,更在如郭老师般爱人,这可能是我对于郭老师最浅显的认识。嗅着菊香,几行七录。

育人如浇花,花之凋,源于不勤;花之残,源于不正。正之始,则以德为先,郭老师以一个勤奋,睿智的姿态潜移默化的引导着学生。“不懂就赶快来问!”方正而质朴,接着是手头不间断的忙碌,眼皮微微翘起,扫视讲台下方,严厉的眼神与微咧的嘴巴却不相匹配,可将其归为严谨,严而不厉。

虽是语言老师,但却沉默寡言,除了课上的不休,只留沉稳、厚重的身影。隐约又想起那是课本的语法错误吧,短短几字,本流畅的课程却迟疑了大晌,“我去问问出版社”。我只把这当做一句玩笑,学生们不在意确也正常,然而过了一个星期,他却带回了出版社的答复。我吃了一惊,充满了感激与不安。于我对郭老师浅显的认识,淡泊,心里存着的只有教育,或可以说有着近代文人的气质,或是风骨。

没有热烈,没有忧愁,只充满着斗志,却又平静,看似一位教师的日常,确为奉献。郭老师常说无谓辛苦,朴实无华,继而又继续埋头写什么去了。(中德1611 张晨玮)